律师介绍

赖星铭律师 赖星铭律师,浙江中义律师事务所合伙人。2009年开始在该所从事执业律师工作。执业以来,承办大量案件,有较为丰富的律师业务经验,承办了多起有具有重大社会影响的案件。在办案过程中,能够比较准确地分析法律问题、解决法... 详细>>

在线咨询

联系我们

律师姓名:赖星铭律师

电话号码:0579-87630156

手机号码:15925909810

邮箱地址:1434740350@yahoo.com.cn

执业证号:13307200910516928

执业律所:浙江中义律师事务所

联系地址:浙江省武义县宝塔路151号

医疗纠纷

医疗美容纠纷:跳跃在公了与私了之间

因美容纠纷打官司的很少,更多的是“私了”。对美容医院来说,一旦诉至法院,极易引起关注,影响医院声誉;而对于个人,也不愿将手术之事公之于众

“虽然法院只判我们赔了7000元,但我们还是觉得委屈。”面对记者采访时,张维仍旧在抱怨。

张维是上海健威整形医院的负责人,今年3月份,这家上海著名的整形医院因为一起医疗美容纠纷被诉至徐汇区人民法院。一审宣判后,由于判赔金额7000元与诉讼请求的76000多元差距太大,原告林小姐表示将继续上诉。

事情还要回到去年6月份。去年,22岁的林小姐在健威进行了双侧大腿内侧抽脂手术,由于术后漏缝一针,造成伤口感染,并伴有高烧、呼吸困难等症状。虽然经过调养与治疗,病情有所好转,但林小姐的左大腿内侧已凹陷,并留下疤痕,碰到阴雨天气伤口就发痛,不能行走。

诉诸法律之前,林小姐的亲人曾找到健威医院和卫生主管部门协商,但双方最终未能就赔偿数额达成一致,林小姐和其父母只好选择法院“公了”。

林小姐的父母表示,他们发现给林小姐做整形手术的医生,并不具备医疗美容主治医生的资质,仅仅是一般外科医生,而根据上海市《医疗美容服务管理办法》,“负责实施美容外科项目的医师应具有6年以上从事美容外科或整形外科等相关专业临床工作经历。”

而健威医院方面表示,手术都会有并发症风险,而林小姐术后十几天才出现问题,并不能证明是医院的过错。

“作为民营医院,面对这类纠纷,我们最愿意息事宁人,谁愿意打官司呀。”张维说,“这种案件,我们既花钱,又丢名。”

林小姐的案例仅是众多美容纠纷案例中的一个,仅2004年,全国各地消协受理美容服务与化妆品方面投诉就达2.8万件,这还不包括已经私下了结的案例。

“私了”,“公了”?

“因美容纠纷最后选择打官司的毕竟比较少,更多的是‘私了’。”上海市佩信科诺律师事务所黄学峰律师表示,对美容医院来说,一旦诉至法院,极易引起媒体关注,从而影响医院声誉;而对于个人,也不愿意将手术的事公之于众,所以在分歧不太严重的时候,双方都会接受“私了”。而导致双方诉诸法律的主要分歧还是赔偿数额。

有业内人士表示,美容医疗行业最典型的是三类问题:美容原材料的质量和价格、医生和护理人员的资质和经验以及宣传内容的诚信。

“无论是公立医院还是民营医院,发生的医疗纠纷都不会少,只是民营医院更被关注而已。”上海海达律师事务所主任唐建立律师说。他此前曾担任上海市律师协会医药卫生法律研究组组长。

上海第九人民医院的一位医生透露,该院2004年处理了4万多例美容整形手术,其中引发较大纠纷的只有16起,而小的纠纷大多数都选择了“私了”。业内人士透露,今年3月,上海一家民营整形医院因为腹部抽脂手术导致一年轻女性死亡,医院赔偿30万元后,其家人也选择了“私了”。

其实“私了”并非一了百了。对消费者来说,如何保护自己得到有效赔偿,关键在于协议书的内容。四方律师事务所陈宏律师提醒,如果协议书中列举了可能发生的所有问题,并且医院一次性把钱付清,即便后来发生新的问题,法院也很难否决协议。但如果选择诉讼解决,即使判决生效,只要出现新的情况,都可以重新提起诉讼,追加赔偿数额。

尽管2002年卫生部颁布了《医疗美容服务管理办法》,但在业内人士看来,目前全国仍缺乏统一、细化的医疗美容技术标准和规范。唐建立表示,美容手术并不同于一般的病理性手术,它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患者”,二者纠纷不应属于“医患纠纷”,而应受《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调整,但目前法院的判决却依据医疗事故标准赔偿。而同样是违法行为造成伤害,交通事故赔偿标准就远高于医疗事故赔偿。

面对层出不穷的医疗纠纷,目前医疗机构也在有意识地通过格式合同规避纠纷的可能。

针对鼻部、眼部、颅颌面、脂肪及腹壁整形美容四类常见手术,上海市医疗美容质量控制中心现在推荐各医院使用《美容手术术前告知暨知情同意书》,上面一般列出了禁忌症、医疗风险、注意事项、院方和就医者或其监护人承诺。

上海第二医科大学教授、上海港华医院副院长左雯君还专门制作了一份《皮肤激光美容医疗知情同意书》,她表示,这些“知情同意书”既为了让求诊者知情,同时也为了保护医生和医院,如果出现“知情同意书”上列出的问题,协商起来会稍微容易些。

不过,黄学峰表示,这些“知情同意书”并不能真正规避法律责任,它们多是通过印刷方式制成,一旦发生诉讼,根据惯例,法院会认为这是格式合同。按照我国法律,判决会倾向于不能提供合同的一方。

从规避责任的角度出发,黄学峰建议医院分别打印“知情同意书”,最好是手写;而对于求诊者,最好是认真看清“知情同意书”,了解可能发生的风险,并保存好医疗的证据,一旦发生问题首先去找专业律师。

民营与公立医院争夺战

医疗美容纠纷不断的背后,是中国美容市场快速发展的巨大诱惑。

目前我国拥有美容机构170余万家,其中40%左右属于医疗美容范畴(美容外科、美容皮肤科、美容牙科、中医美容等),医疗美容市场年消费额约200亿元,市场潜力巨大。在上海,医疗美容市场总共200多家医疗美容机构(含科室),其中90%以上的民营医院和大量公立医院涉足这一领域。

面对这块大蛋糕,民营医院竭尽全力争夺市场,甚至会“不择手段”。

不少民营医院为了广揽客源,在媒体上大打广告。不少地方电视、广播媒体的非黄金档时段,常常充斥着减肥、丰胸广告。有业内人士表示,广告宣传效果、治疗价格和最终效果的不相符合,常常导致医疗纠纷的产生。

另外一方面,医疗美容人才缺失也在很大程度上导致了医疗美容纠纷的产生。

上海市第二医科大学教授穆雄铮告诉记者,一个成熟的美容整形医生大约需要10年时间的锻炼,而一般民营医院是不可能用10年时间去培养这样的医生,所以只有高薪聘请在公立医院锻炼出来的成熟医生。[page]

“当然,这也从侧面打破了公立医院原有的利益分配机制,为了留住人才,公立医院的医生收入也开始直线上涨。”穆雄铮说。

而实际操作中,更多的民营医院通过派遣医生到好医院进修一两年,获取美容整形行业的资历,来培养自己的医疗人才。一名通过进修后的医生,每月的底薪即高达2万~3万元,另外还会有业务提成。

穆雄铮教授则表示,由于医疗美容行业的私密性特别突出,民营医院的高端优势会逐步体现,而大量公立医院由于其自身的定位可能走的是中低端路线。

“但对于美容市场而言,医院是一只脚踏在治病救人的船上,另一只脚踏在商业经营的船上,无论是民营还是公立都要对得住良知。”穆雄铮说。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文章和信息来源于国际互联网,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立即联系网站所有人,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

扫描二维码
法律咨询热线:
15925909810
联系方式:15925909810
地址:浙江省武义县宝塔路151号
Copyright © 2017 www.sxlsw.net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网律营管

添加微信×

扫一扫添加朋友圈